百家乐群

时间:2019-11-14 08:59:31 作者:百家乐群 浏览量:20494

       百家乐群  落红第一章(10)  哭够了,艾赢从头到尾叙述了和苑惜的爱情始末。获悉苑惜是庄舒曼的大学同学、情同亲姐妹时,艾赢亲自驱车带庄舒曼去了苑惜墓地。面对墓碑上刻着的“至爱”,庄舒曼感到很吃惊,用惊异的目光扫向艾赢,你们结婚了?

         庄舒曼发现姐夫肖络绎的目光有些异常,周末来临杜绝返回姐姐家中,却无法摆脱那异常目光。  庄舒曼说完甩开被陈尘拽住的那只胳臂,向食堂走去。面对庄舒曼的如此绝情,陈尘五内如焚,呆立在原地,好长一段时间没能恢复常态。他内心燃起一团火焰,这团火焰烧得他口干舌躁、目赤耳热、眼前出现一道道光圈。那些光圈像闪电一样在眼前来回跳跃,又像条状的虫子在眼前不停地蠕动,他险些晕倒。他没有去食堂吃早餐,也没有去上早课。他躺在寝室的床上翻来覆去思索着庄舒曼的变化。但他始终没能思想通。短暂的时间,庄舒曼不但着装妖冶,而且还扬言有了新男友。怎么可能?但想到庄舒曼的冷酷无情,他又不能不确信庄舒曼言行举止的真实性。痛苦地思索一番,他推翻了庄舒曼言行举止的真实性。即使传说中的精怪也需要变术时间,何况庄舒曼是个血肉之躯的人类呢?庄舒曼肯定有什么无法化解的心事在瞒着他,否则不会用那么冷漠的态度对待他,莫名其妙地杜撰出新男友打击他。

         埃伦心中对苑惜估摸个透彻,苑惜的着装虽说奇特,但脸部的稚嫩和腼腆,让他判断出苑惜是个急需钱财,且又毫无心机的女孩子。对付这类女孩子易如反掌。审视一番苑惜,他在心中设定缜密计划,一只手拄着下巴、一只手搭放在餐椅扶手上,情态相当洒脱。看到苑惜偷望他。他愈加端庄大方,没有任何苟且之态。他清楚要想让鱼上钩,必须放好诱饵,否则鱼就会顺杆溜走。他恰到方位地展开诱饵,苑惜就完餐,他问向苑惜,你需要钱吗?  头脑里展开闪电式的记忆大战,所有的细胞活跃起来,相互碰撞着。肖络绎头部感到炸裂般疼痛时,想起眼前的女子是谁,还想起和庄家姊妹生活在一道的快乐时光。那些个温馨的日月在他眼前跳跃着,将思路拉回从前。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在他面前蹦来蹦去,每当小姑娘感到恐怖,都会毫不犹豫地躲进他的怀抱。小姑娘还会将头部紧密贴向他的胸部,丝毫没有界限,小姑娘相信他就像相信一个父亲。事实也是如此,他的确像个父亲,衣食住行样样料理得周全,认真承担着兄长职务。他的眼圈开始发红,有泪水晶莹在眶内,但他努力不使泪水流出。他在感怀过去岁月的瞬间,令他窒息的一幕出现在眼前。他记得当时通体血涌、丧失理性,只想发泄。面对庄舒曼,他已认不清,只觉得有一种东西拼力拉他,使他不由自主地向前奔去,而且不顾一切地冲向前方。当血液恢复正常、体内不再有冲击波驱赶、理性逐渐恢复,他看见地面上有一摊殷红的血迹,一个披头散发、衣衫凌乱的女子蹲在墙角处哭泣。他定睛一瞧,发现那是庄舒曼在哭泣。他即刻明白是怎么回事,天呐,他干了无法挽回的事。他像一匹豺狼,咬破了庄舒曼的肌肤。她在疼痛、她在绝望。他对此怎么会没有一丝警觉,可怕的过程,在鬼使神差中开始和结束。那么他也只好在鬼使神差中结束生命,只有离开人世,才能解脱痛苦。曾经被他百倍呵护的她,而今成为他践踏的对象,他感到自己完全成为兽类。有这些想法时,他很清醒。  未待杜拉阐述完,陈尘急切地抢过话题,杜拉,我敢向上帝发誓,我们之间绝对没有任何分歧。你快说,她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  落红第十四章(3)  那名女子话音刚落,南柯走向前揪住那名女子的衣领,目光里露出野狼一样的凶光。若不是用理性控制住,很可能重拳出击对方。对方被她的凶恶目光降服住,又被她以下的话震慑住,姑奶奶就是要任意揉搓尔等鼠辈,怎么不服吗?  即要离开心爱的庄舒怡,肖络绎的内心像是被切割般疼痛难忍,双眸涌出泪水,泪水咸咸的落入口中。就在他准备离开卧室的瞬间,他拎着皮箱的背影映入她眼帘,她感到事态的严重性。她不能离开他。与他多年来形成的感情,让她很快原谅了他。因为深爱着他,她甚至将他先前的行为当作一种“男性冲动”,一改先前的冷漠,柔声叫住正欲打开房门的他。他停住脚步仅仅一秒钟的时间,便决然打开房门。她被他的行动惊呆了。自从他们生活在一道以来,他一向以成熟的哥哥身份出现在她面前。现在他突然转变成陌生的形象,使她有些不知所措。她不顾一切地扑向他的怀抱,拍打他的胸部哭诉道,络绎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,使得你绝情到想离开我的地步,难道说我哪里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?你明明知道,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存在。倘使没有你的存在,我就会粉碎成无数个泡沫。络绎,答应我,别离开我好吗?若是你觉得我总是加夜班,疏远了你的感情,我可以考虑调离医院,可以不要事业,但我不能不要你。你是我生活的依靠,我只有依靠在你身边,才觉得生活得踏实。请相信我,不管你对我做过什么,我都会原谅你。原谅也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 庄舒曼离开陈尘的瞬间,泪水夺眶而出。她在为青春哭泣、她在为刚刚的绝情哭泣。陈尘肯定被她的绝情切割得支离破碎。陈尘没来追她,又肯定相信了她的话。她痛苦地垂下头。临近食堂门前,她停住脚步,转身离开食堂。她已无心吃早餐,也无心上早课。返回寝室躺在床上,再也无法控制伤感的泪水。寝室内只有她一人存在,所以抽噎声很分明。她的哭泣成分既有对肖络绎的憎恶,又有对陈尘的依恋。她不曾料到幸福这般脆弱,脆弱得竟然未给她留半分余地。昨日之前,她的生活还是阳光灿烂,而今却是一片灰暗。由此可见幸福和非幸福之间多么近距离。幸福是平坦的跑道,而非幸福则是连接幸福跑道的悬崖峭壁,稍不留神就会一脚踏空落入万丈深渊。她已落入万丈深渊,她只能在万丈深渊里挣扎着生命。她知道离开陈尘的爱情,早已没了生命,只是苟延残喘地活着。而这种苟延残喘的活法,是生活无奈的人们唯一的选择。无奈的人们,哭过后,擦干泪水,还得继续苟延残喘的生活。死亡和生存本身一样艰难,无奈的人们,只能选择苟延残喘的生存方式,也可以说是偷生。想到今后要以偷生的方式生存,她没了泪水。人有时找到生存的契机,就不再畏惧生活。虽说那生存契机极有可能是另一个深渊,但因为前提是偷生,也就无所畏惧。她强打起精神,从床上下来,洗了把脸,重新给脸上补了妆。重新补妆,依旧是给陈尘造假。她要让陈尘彻底死心,不再对她有任何留恋。陈尘对她愈绝情,她痛苦的成分愈会减轻。受这种念头支配,她居然画了浓重的眼线,还将眼线尾端向上挑起,看上去像一个刁蛮的妇人。她对着镜子照了照,感到满意时,拿了书包、画夹离开寝室。  苏醒过来的肖络绎,面部表情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。肖络绎对身旁的卖水果女子说,你是个好姑娘,你会得到幸福的。真是对不起,老天在我们举行婚礼的时日,让我清醒地意识到,我是个有家室的男人,为了作为补偿,婚礼的一切物品都归属于你,我们日后会是好朋友。  于不自觉间当上坐山王的南柯,每当用餐时都会享受到几名女囚的厚爱,尤其刀条脸,总是竭尽所能地向南柯献殷勤。碗里若是有一块肥肉,马上夹出来献给南柯。南柯本是不喜欢吃肉类品,尤其是肥肉。但盛情难却,南柯只好接受下刀条脸的盛情。庄舒曼等要好女生探监时带给南柯的小食品,南柯会均衡地分给尔等囚犯。她们犯下的罪过哪一个都比南柯重,不是被判处终生监禁,就是十几年以上徒刑,家人也快遗忘掉她们。所以外面的小食品,对她们来说好比琼浆御宴。南柯出狱那天,她们这群心肝发黑的女囚,竟然哭得死去活来,如同爹死娘嫁人那般凄惨。  将近子夜的时候货车启动了,奔红月感到身体被重重地颠覆一下。货车刚刚启动不久,奔红月再次用力捏了女子的手,迅速从腰间抽出旧钳子,照准人妖的头部猛烈击去,人妖当场被击昏。女子见状,迅即脱掉一件外衣塞入人妖口中,又解开棉花包裹的纤维带,将人妖捆绑在车内边沿把手上。看着万无一失,奔红月逐一叫醒身边的女子,要她们时刻准备着逃离开。听到有逃离开的希望,几名女子全都振奋起精神,坐在那里待命。

         庄舒曼坚决的态度,使艾赢对爱情有了深层认识。此间,艾赢崇尚一句话,那句话则是“找一个爱你的人生活”。此话启迪了艾赢的灵魂。既然你爱的人不爱你,那么找一个爱你的人共走人生路,也是满不错的事。如此一来免去许多烦恼。艾赢费尽周折找到中学时代追求过他的女子,那女子在被艾赢拒绝的日子里,一直守候他的照片生活着。屡遭庄舒曼的拒绝,他迅即做出寻找该名女子的决定。从旧居找到新居的过程,让他意识到,人一旦轻易放弃美好事物,到头来会遭到一定的惩罚。他按着从前的记忆找到女子的旧居。旧居已成为废墟,废墟上建立的新宅,没人认识爱他的女子。他只好刊登出寻人启示。几日后,爱他的女子果然出现在面前。他就像饥渴的人找到水源一样,没顾及任何礼节,紧紧拥抱住爱他的女子。拥抱女子的时刻,他从脑海里赶跑爱过的苑惜、庄舒曼,很快决策出和女子完成婚姻形式的决定。  忆起这幅画面,庄舒曼不由得欣慰地笑了。显然乐乐给她和庄舒怡带来无比充实的空间。可她有时还会被伤痕记忆挫伤情绪,经常面对乐乐的笑脸想那些不开心的往事,这对刚满两岁的乐乐不公平。于是在乐乐面前,她极力掩饰真实的一面,不开心的时候佯装笑脸,与乐乐嬉闹一团。搬进新居的第一个夜晚,她着实领教了孤独的滋味。这里和以前租赁的房屋大不同,空间宽阔自然而然拓展了孤独氛围,在楼下的大厅里坐久了,还会感到冷意袭来,回到卧室里又辗转反侧睡不着觉,只好拿起话机跟乐乐闲聊一阵,在乐乐咯咯的笑声里渐次进入眠状。有了这样的开端,以后的每个夜晚她在入睡前都要和乐乐通一阵话。有时乐乐那边没讲完话,她这边的电话便脱出手坠向地面,老半天没有回音,乐乐那边就会大声呼叫她,还会跑到庄舒怡面前,奶声奶气地对庄舒怡说,妈妈,小姨死了吗?

         落红第二章(9)  奔红月母亲从皮包内掏出两千元钞票递到奔红月手中,说是作为见面礼。奔红月极力推辞,死活不肯接受。她只好收回钞票,随后将腕上一只价格贵重的玉镯摘下送给奔红月,扬言若是奔红月不收下此礼物,她就会无地自容,希望奔红月给她留下这分情面。奔红月在无法推辞的情形下收下玉镯。看到奔红月从脸型到眼睛、从肌肤的嫩白到讲话的柔声细语,无一不再现她昔日的风采,她内心忍不住一阵狂跳。若是眼前的女孩子果真是她仍掉的骨肉,该如何面对呢?  肖络绎卖掉手头最满意的画幅,决定卖掉由公房变为私房的两居室,重新购买到一处像样的房屋。